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稻花乡村人

捡些谷场散落的穗子,尽一个老农的本分,得一些共享的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值与不值  

2009-10-09 10:53:27|  分类: 村农呢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妗婆千古了,二00九年:一百一零岁。

妗婆葬礼后,姐姐很是感慨,说:妗婆说值也“值”,说不值也“不值”。值,因为长寿终老,安祥离开;不值,唯一的孝男不能为她送终。她的儿子——我们的表伯父中风坐在轮椅上,谈吐不清,表伯母业已于去年十二月离世。而她生前认下的几个干儿子干女儿,本来是以她的“远见”认来终老多几个孝男孝女扶灵的,却都先她作古。临时,只好由她的孙辈们充当“孝男” “孝女”扶柩送程。这在民俗说法里,是极无奈的事!

 想想也是,人的际遇永远是处在变数中,妗婆的经历就是典型的范例。

 妗婆是旧时一个粮铺家的女儿。她曾向我们这些下辈所讲述,年少时她在家是个独女,生活小康、安定。像所有女孩子一样,爱打扮,每天轻施薄粉,悠闲度日。后来,嫁给伯公,也是小康之家,算是“好命”。不想,伯公病逝,二十五岁的吟婆便长达了七十六年的守寡生活。伯公去世不久,她娘家父母也去世了,妗婆又肩负起承担婆家和娘家“双头世事”的重任。靠着微薄的家底,又幸逢上解放时机,她的儿子当上了共产党的干部,她抱养的童养媳——我们的表伯母——贤惠孝顺,吃苦耐劳,生养了三男三女,子孙满堂,算是功德圆满。自从对她孝敬有加的表伯母去世后,亲戚朋友都担心她不久人世,不想果真相距只有半年!

唏嘘之余,也真是就在“值”与“不值”间的感慨了。

究竟是“值”还是“不值”?

内外亲戚对吟婆的评价都是三个字:好老人!

吟婆个儿瘦小却很精干。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她养的一茬茬的猪。那时小县城对环境的要求没有限制条例,为了帮衬家境,吟婆每年都要养三四头猪。猪圈刚巧在我们厨房隔壁,“哼哼”的声音会在每次喂食时不断传来。按常态,猪圈总是污臭难闻的,可吟婆的麻利和清洁却让猪圈每天都干干净净的。因此,周围的孩子们就能不时跑到猪圈栅栏看着猪的笨拙畅快地哈哈大笑。而每一次卖完猪后,吟婆总给左邻右舍分一点“头尾”,说是表示对自己养猪多少影响别人的一点歉意。

作为一个旧时出生的女子,吟婆的豁达是令人钦佩的。从我很小时候起,家里家外,亲戚朋友的纠纷事,感觉大人们都喜欢跟吟婆讲,吟婆对是与非的判断都是那么清楚、条理,但却又能调节得顺当。而她,事后从不议论,不评价,现在想来,颇有举重若轻的风范。

妗婆未曾受过教育,却是我们所有下辈们共同认定的“时尚”。不管是哪个时代新出的流行词,她都很快接受而且运用,即便在去年她还是能这样,这也让我们喜欢与她交谈。而对时装,她则表现得更是特殊。记得小时候,要去赴喜宴还是丧宴,她都要“做” 脸 ——拿一条帆布线对折,左手捏紧对折处,右手用拇指和食指抻开,用力地把脸上的绒毛拉净,再从箱子里慎重地端出叠得整整齐齐、有棱有角的新衣服小心翼翼地穿上,容光焕发地出发。后来,年纪大了,不再赴宴,她就严格要求表伯母时时更新她的寿衣。很奇怪,不管是流行哪一种布质或哪一种款式,她都会在最短时间知晓。因此,她的寿衣做了好几套,套套合时宜。

吟婆走前,整整二十四天不能进食,最后安详离开。信佛的人说,吟婆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,不然,即使活着的人饿上一星期都会撑不住,更别说二十四天!这些说法,不断地讲述转述着,每每听到这里,我总是想,够值了。一个人处处被人念叨着她的好,连同前世都被念着她的善,还有什么不值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